最热

免费婚恋交友网对爱网被叫好 如何赚钱?

2017-10-17 08:55

  】“如果现在开始收费的话,那规模就死了。”面对钛记者的疑问,24岁的对爱网设计师郑志成如是回答,“很多人都说我们在做公益――做了这么一个平台出来,自己又得不到,是为了什么?”

  2011年,婚恋网站对爱创立,也拿到了初始投资,郑志诚和他的伙伴们一直着自己的“免费”原则,这是公益高照,还是无可奈何?“虽然我们的开销不大,但钱也用得差不多了。”两年过去,“变现”的机遇一直没有出现。创业不是慈善,今后,他们该如何发展?

  对爱网的“安全交友”里写着,“酒托/饭托通常会用下面的4步连环诈骗手段来用户……”、“花篮托的常用3步连环手段……”、“机票托的常用4步连环手段……”。郑志诚说,这是网站创始人之一,晋明会的亲身经历。

  作为“大龄剩男”,在与婚介频频过招之后,晋明会发觉,使用传统收费婚恋网站的过程中,投入颇高,效果却并不好,“办一个免费婚恋网站”的想法随之而生。“市场有需求,免费打败收费这条也有人走过。” 郑志诚说,免费打败收费的先例给了他们信心,“比如当时瑞星和360,360就是做免费,然后把瑞星干掉了,一家独大。”

  2011年,郑志诚还没有毕业,当晋明会找到他商量创业时,他凭着年轻人的热血一口答应,决定“尝试一把,看看自己的能力怎样”。

  同年8月,对爱网站上线,规则很简单,只要通过手机认证,注册成为会员后,就可以免费查看跟自己有眼缘的男生或女生的QQ号,然后和对方联系。

  为积累第一批种子用户,郑志诚和同伴们尝试了很多方法,“各种办法,连旁门左道的都试过了。”郑志诚笑了笑。比如,在微博上给人发私信;加入专为单身男女建立的QQ群,一对一聊天进行宣传;在百度上搜索“单身”和“QQ”这样的关键词,然后发邮件邀请等等。

  “在别人的QQ群里喊一嗓子就跑的事情,也干过。”他说,初创期,没太多钱来宣传,能用的免费招都用上了。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推广宣传,到2011年底,郑志诚开始觉得对爱网“有戏”了:“主要看用户的接受程度和活跃率在增加。有人刚注册进来,当天他可能看6、7个QQ;可能之后会看二三十个、两三百个。基本上说明这个模式能走通,是能被用户接受的。”

  刚开始的时候,注册用户增加缓慢,“年底,我们做了平台,用户增加就很快了。”之后,对爱还在网站上增加了社交的功能,用户可以上传自己的照片,发状态聊天――不过,“”问题也就随之到来,“有用户投诉的问题,我们就开始想办法改进。”

  为了用户信息,只有注册用户可以查看别人的联系方式,“我们在QQ展示次数上也做了,比如设置成只能看一次,那么就只有一个人能加到我,最大的数量是十次。同时,我们还有时间和地区的添加。”

  到目前为止,对爱网自称已经积累了30万网络用户,每天的活跃用户有3000左右。“移动端还在增加,也是我们下一步发展的重点。”郑志诚说。

  作为一个3人创业团队,郑志诚和伙伴合住在杭州西溪湿地附近一个70多平米的三室三厅民居中,团队、网站运营都需要开支――虽然耗费不大,但一直“只出不进”,总会有耗光老底的一天。

  对爱的第一笔融资是30万,郑志诚和伙伴每人拿着不到3000的月工资,在杭州了近两年。“一个月工资支出8000,已经20多个月了。”郑志诚对钛记者说,这8000,是三人份,“一共8000。要是一人8000,我们早死了。”

  在网站的盈利方式上,郑志诚和伙伴有三种猜想,包括谷歌推广广告、端积分墙广告、微信对外广告模式。谷歌推广广告是最为普遍的广告形式,即在网页上设置广告位,通过用户点击,拿到提成。不过,郑志诚说这种方式“有待商榷”,目前也只小试了一下,赚了几千块的广告费。

  端积分墙广告是的一种推广手段,用户下载对爱应用,可以获取相应积分。不过,这个“想法”也只是想法,“还没有探索,还没有做”。

  而微信广告,则是在微信推送中附带广告消息,“假如,我有五万十万粉丝,如果你现在需要推广,我帮你推一条,推给我相关受众,类似这样,卖广告。”郑志诚介绍说。但是,考虑到用户体验、腾讯政策等问题,这种微信推广广告,对爱尝试的还很谨慎。

  现在,在微信上,对爱已经拥有了30万粉丝,尝试过两次对外广告的模式,一次是推荐金山的微信应用;另一次则是替电影《生化危机5》做宣传。两次广告,都是以换量互惠的方式进行,并没有收取对方的广告费。金山的回报,是推荐了对爱微信平台上了微信的首页,而《生化危机5》则是赠送了对爱30张电影票,“我们自己人品好,派发给了粉丝;送人玫瑰,手留余香”郑志诚调侃说。

  至于以后微信上广告推送的形式,郑志诚说:“考虑换量互推和广告收入两个途径,但要在微信允许的范围之内做。”

  除去最初推广时花费了不到5万和这两年来团队的生活开支,如果对爱依然不盈利,也找不到第二个愿意来投资他们的“”的话,他们“大概还可以半年”。

  “但无论如何,我们不会为了盈利向会员收费,否则就和其他收费婚恋网站没有区别,也了自己的规模发展。”这是他们团队三人之间达成的共识,他们从来没有尝试过向用户收费,也不愿意向用户收费,即使是面临危机的当下。

  2012年年中,郑志诚和伙伴觉得外部端发展已经基本定型,决定在移动端上发力,“这也是由之前的教训换取的。”郑志诚说。

  “两三年前做外部端时,我们还在用诺基亚,根本没想到苹果将来会那么火,也没有太多人去开发应用。但是这两年,移动端发展很快,做的早的、做的不错的,获益都非常大。跟我们一个性质的,爱婚恋,进入得早,现在听新闻,都有一千万的用户量了。”在腾讯平台上,对爱是“赶了个晚集”――所以,他们决定,“一定要好好把握移动端的机会”。

  不过,发展移动端并不容易。郑志诚和伙伴都没有相关的技术基础,只能“从零学起”,同时将对爱的移动端设计外包给其他团队。

  “把自己的东西给别人做,中间出现了各种拖延的问题,对我们有一定影响。”年初,对爱网的移动端应用上线,颇具波折,“IOS上线当天出现了闪退的BUG,根本不能用,还只能拿回来自己做。”3月16日,对爱IOS版本上线,没有做宣传推广,平均每日新增用户500左右,活跃用户2000。

  即便有自己的应用上线,他们还是没有提到在微信上的发展,郑志诚说,还需关注微信的政策趋势,“如果做成导购或者游戏的形式,或许变现更为容易。”

  目前,对爱微信的使用很简单,你可以发送一个地点,系统就会自动回复在这个地点附近的对爱会员。除了偶尔推个广告外,有时你也能收到“防坑爹指南(男士必读)”这样的有趣信息。“我们也想在微信里多尝试探索。”

  而这种盈利方式的探索,有可能会偏离“对爱”这个产品,“以后可能会是以项目养项目的方法吧。”郑志诚说,“对爱是个好东西,用户反响好,活跃度比较高,但就是不赚钱。”

  “我们就是最普通的草根创业者,让大家了解一下草根创业者的状态也是好的。”采访结束时,郑志诚说。

最新

推荐